一個人被迷茫毀掉的三種跡象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迷茫開始從青春期特有的小情緒成為了人生標配,無論年齡多大,身在何處,做著什麼樣的工作,都難逃過午夜夢回時的靈魂三問:我選擇的是對的嗎?我到底該做什麼?我現在的生活有什麼意義?又往往因為苦思無解而更加焦慮,陷入一個失落且煩躁的惡性循環。作為十八線雞湯博主,我常常被提問這樣的問題:我特別迷茫,完全找不到方向和動力,我該怎樣擺脫這種情緒,跟其他人一樣去奮鬥去生活呢?言辭間避之如水火,仿佛迷茫和好好生活是一對生死不相見的仇敵。我能理解那種深陷迷茫的無力感,但有時也正是因為我們太過關注“擺脫迷茫”,才將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團糟。在不確定的人生中去追求確定,就像是公牛在追紅布,我們試圖讓自己相信,只要撞到了那塊紅布,一切就OK了,但結果往往卻是撞到了另一場空。我一位朋友總結出非常精闢的一句話:這世界上沒有人能擺脫迷茫,只有被打敗的,和還在與之作戰的人。這場戰鬥的潰敗,又往往是從這三個跡象開始的。2無條件放棄與他人的比較很多雞湯文會這樣安慰迷茫中的你:不要管別人怎麼生活,過好自己就行;你只需要做自己,就是最好的生活;以及:不用羡慕別人,你是獨一無二的。這些看上去很有道理的話往往會起到快速止痛的效果,就像一劑強力麻藥,立刻讓你找回平靜和安心。可麻藥勁兒過去之後又如何呢?同齡人的優秀依然會讓你相形見絀,老闆給的年終獎也不會因為你的佛系而得以與部門的精英們持平。我們本來就生活在一個處處有比較的世界,就連去超市買蘋果,也是個大皮薄色澤鮮亮的更受歡迎,你會因為一個蘋果長得與世無爭而喜歡上它的乾癟青澀嗎?而人與人之間的比較與蘋果間根本的不同,只在於比較的維度更加多元。你腹有詩書,我能說會道;你長袖善舞,我過目不忘;你有明眸善睞;我有纖腰一握比較不過是一個人尋找自己的過程,正是有了不斷的比較,你才能覺察到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逐漸去完善它,建立屬於自己的個人優勢。而這些優勢,才是你不必去用自己的缺點跟別人的優勢死磕的底氣。真正可怕的不是比較,而是未戰先降。3為了逃避迷茫自降身價我曾經收到一位讀者留言,來自一個畢業於985高校的姑娘。她各方面都蠻優秀的,但因為開始時準備要考研錯過了很多校園招聘,可後來她發現自己其實更想早點進入職場,又放棄了考研開始找工作。並不很順利的,大企業的校招差不多都已經結束了,她一直沒能拿到滿意的offer,越拖心越慌,對理想職位的要求一刪再減,最後索性找了一份前臺的工作就匆匆入了職,美其名曰職場歷練。本以為心中的一塊石頭能就此落地,可卻無端生出更多幽暗的小情緒:在校成績遠不如她的舍友都進外企做了管培生,而她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前臺。不敢跟家人朋友說自己真實的工作,每每被問起都忍不住撒謊,又難過又心虛。因為不喜歡,工作常常做不好,屢屢被經理批評,一開始是委屈,到後來又變成“我是不是真的不行”的自我懷疑。她講的痛苦不已,我聽的哭笑不得。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那就接著找啊,錯過了當年的招聘季,也還會有下一年,用這一年的時間學點技能充充電,也總好過匆匆將就之後的意難平。為了解決最初那個簡單的問題,她給自己佈置了一個異常複雜的局。像是一個努力躲避大雨的孩子,又慌不擇路的跑進了瀑布。我們做了太多事來擺脫迷茫了。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就隨便做一份湊合著;遇不到心動的人,就隨便拉一個也能將就;過不上理想的生活,就索性用“我也過不慣那種人生”來自欺欺人。能吞噬一個人的,其實並不是迷茫,而是對迷茫的恐懼。類似迷茫、焦慮等情緒,只是我們行囊中不可拆卸的一部分,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必須要先解決它才能繼續行走。人是為了目標而活的,而不是僅僅為了解決問題。4總想從別人那裡找到捷徑我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陷在寫作的瓶頸期裡,什麼也不想寫,不知道自己今後想要往哪個方向發展,該如何才能不斷精進。於是跑去跟群裡的一位大神私聊,倒了一大通苦水之後,她只回了我一句話:加油!看不進去書,就去看更多書,寫不出來東西,就更努力的去寫東西。講真,我當時還蠻生氣的,本希望她能傳授給我一些克服瓶頸的心得,或者調整心態的經驗,就算最不濟給一針雞血也是好的,可她除了給我這樣一句雞肋的敷衍,居然連多一個字也沒有。得不到大神幫助的我,只好自己苦苦渡劫,給自己立了死規矩每天必須讀兩個小時書,無論寫出來的是什麼鬼東西,都得寫滿一千字保持筆感。折騰了大概三四個月找回了狀態,然後忽然明白了她的那句話。我們並非生活在那個動動手指就能將六十年內功傳授給另一人的神話世界裡呀。你遇到的每個坎,其實都得靠自己一步步打怪來積累經驗值,而他人所能做的,也不過是隔河相望喊聲加油而已。並不是所有目的地都有捷徑可走,想要扛過迷茫,沒有任何現成的經驗可以幫你快速長大,有的只是你咬緊牙關死磕,去摸索適合自己的模式和方向。或許會摔跤,或許會走錯路,或許會碰得一鼻子灰。但那些勇氣和經驗會紮根於你的骨血,成為你的武器與拐杖。不要慫,就是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