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精緻,足以動人

  莊子講過一個駝背老人捕蟬的故事:  孔子到楚國去,在樹林中見到一個駝背老人。  老人用竹竿粘取蟬,就像在地上撿起一塊小石頭一樣容易。  孔子很驚訝,詢問老人是如何做到的。  老人說:“我在竹竿頭上疊放著兩個泥丸,練習移動竹竿而不讓泥丸掉下來,經過五六個月,練成後我去粘蟬,很少有失手的;  後來用三個泥丸練習,練成後去粘蟬,失手的幾率只有十分之一;  最後用五個泥丸練習,練成後粘蟬就從不失手了。  我粘蟬的時候,身如斷樹樁,手臂如枯樹枝,天地之大,萬物之多,而我只盯著蟬的翅膀,其它一概不理會,怎麼會粘不到呢?”  孔子讚歎老人“用志不分,乃凝於神”,就是專心致志,凝神貫注。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只要一門心思地做一件事情,就能夠達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古人說:“一事精緻,便能動人。”  一件事能做到精緻,足以讓人震撼感歎。  古時候有一個郎中,他的女兒生得如花似玉。  女兒到了待嫁的年齡,上門求婚者絡繹不絕,有官家少爺,也有富商之子,可是郎中一個都相不中。  最後郎中卻把女兒許配給了一個小學徒。妻子不解地問:“這小學徒有什麼好?進門三年了就是打雜,什麼都不懂,你到底相中了他什麼了?”  朗中笑而不答。後來這學徒得到了岳父大人的真傳,成為遠近有名的郎中。  妻子問郎中:“當初你怎麼知道這孩子會有出息的?”  郎中說:“我注意到三年來他一直把燈罩擦得很亮,一個人能在三年時間內,盡心盡意無怨無悔,每天都把堂前燈罩擦得雪亮,不值得信賴嗎?一事精緻,足以動人啊!”  清代紀曉嵐說:“心心在一藝,其藝必工;心心在一職,其職必舉。”  人生苦短,歲月如梭,作為立於天地之間的人,若能在有限的時光裡,竭盡全力把自己從事的工作做到精緻做到完美,即便所做的工作再微不足道,同樣能被人認可與讚頌,從而成就一番事業,實現人生價值。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一個人只能在某一方面有天賦和能力,如果這也想做,那也想做,畢竟人的時間和精力都有限,恐怕最終一事無成,帶著悔恨老去!  作家池莉說自己:“傻一點兒,笨一點兒,懶一點兒,冷一點兒,就做一件事――寫作――我這一生。”  知道自己有些事做不來,而專注於自己能做的事,這不失為明智之舉。  傾一生的時光與精力,傾一生的能力與智慧,傾一生的執著與追求,不氣餒,不放棄,哪怕只把一件事做到極致,你就能超越夢想、成就輝煌!  莊子說:“不精不誠,不能動人。”  一個人如果態度不認真,不專注,就不可能做好事情,更不能打動人。  唯有熱愛和堅持才能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唯美,這是智慧的結晶,也是智慧的來源。  由於我們內心的浮躁,沒有人能在生活中盡善盡美,人總是輕易就原諒和縱容了自己。  並不是你我不夠優秀,而是因為我們總會面臨太多的選擇,而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駐足發力,結果反倒一事無成。  人群裡的熱鬧最終並不屬於自己,不如在自己的世界裡獨舞,並于此安放心靈。  一事精緻,足以動人。生活的每一處細節,都不允許我們遺忘。精緻的生活,始於當下的靜下心來,把手頭的事做好。來源:網路文章